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本心》。

树倒下来时,西门吹雪的人已不恼,黑燕子竟将杜鹃藏在这样的

“你根本就不是若夕,你到底是谁!”冷冷的话语字字刺在若颜心上。

“哈哈,可笑!我就我,我为何要变成别人,看来姐姐也不是很信任你,竟然没有将她在西天的妹妹告诉你!”夕颜凌利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磊洛而立的男人捕捉着他脸上细微的变化。

“我没必要知道!”白凌风淡淡的道。

“不管你愿不愿意知道,现在我都告诉你,还记得,你儿子出生时的那场的大雪吗!”若颜妖艳的笑让白凌风的心在下沉。

“那雪是我姐姐痛苦的眼泪,也是给你儿子出生的见面礼!你背叛了她,你的儿子能活这麽久,真是个奇迹,寒咒你应该听说过吧!蚀骨之毒,附心之咒!”看着白凌风渐渐冷峻的面容若颜的笑容更盛。

“身为神族,竟下如此狠毒的咒,你难道不怕受到反噬吗!”白凌风沉声道。

“狠毒,比起你,我差远了,我姐姐为了你放弃了西天神女之位,为了你放弃了神族高贵的荣耀!而你呢!转头娶了师傅的女儿,成了北泽人人敬仰的大英雄,享受着荣华富贵,受着万民敬仰!可有谁还记得她!你?还是那些她拿命换取安宁的人!如果我要受反噬之苦,那像你这种虚情假意之人,又该如何!!!”若颜痛恨的怒视着白凌风,眼中闪着灼热的火焰。火在若颜指尖燃烧,幽蓝的光照着她苍白的皮肤。

心中的那个无法愈合的伤被深深撕裂,无法言语的痛楚让他眉头紧蹙,血淋淋的伤口被若颜无情的践踏着。一道寒光带着破空之声射向白凌风。

“不……”白夫人惊呼着奔向白凌风。

一朵妖艳的桃花盛开在他胸口,带着点点猩红,艳丽夺目。

看着满脸泪水的白夫人,若颜露出了轻蔑的笑。

“你错了,你姐姐不是因为凌风死的,她是为了天下人,她更不会恨他娶了我!他们之间的那份情感是外人无法逾越的,更是你永远也无法懂的!”白夫人怒视着若颜道。

“我不懂!可笑,我是她妹妹,我们一起长大,我们拥有着相同的容颜,我们的姐妹情谊也是你们无法逾越的!”若颜冷笑道。

“但你却没有你姐姐的善良!”白凌风拉住白夫人阻止她说下去。

“好恩爱的夫妻,如果我是姐姐,看到这个场景会怎样!是该祝福你们,还是默默忍受!”若颜凌利的话令白凌风拉住白夫人的手为之一僵。

破晓的天空渐渐泛白,雾气升腾中走出全身裹着黑衣的男子,朦胧的雾气遮住了脸颊。随之而来的空气散发着阴森的寒意,让人忍不住心头微颤,白夫人惊恐的盯着黑衣人,不知他是何时出现的,埋藏在周围的雾气里不知还是否有其他人。

黑衣人渐渐走近,裸露在外惨白的肤色没有一丝生的气息,干枯如枝的手随着脚步发出“咯吱咯吱”之声。

“将军,这些年过得可好。”嘶哑的声音像从地狱发出般,恐怖阴森。

白凌风拉过白夫人挡在身后,笑着道:“书生,没想到我们竟以这种方式相见。”

“是呀!没想到将军还能认出我。”书生大笑着扯下面具,露出灰暗枯瘦的脸,血红的双唇格外醒目,犹如修罗道爬出的厉鬼恐怖阴森,段陽禁淡淡的說道。

說完,他也不再理會自家孫子,起身向門外走去。

“拿下那兩個丫頭嗎?”青年眼中閃過一抹淫光,嘴角緩緩上劃,也離開了這處別苑。

離開自己別院的段陽禁沒有去別的地方,直接去找上了家主段赤木。

“大長老,你來了。”段赤木看著眼前比自己還要小上一歲的叔叔,神情平靜的說道。

“嗯,家主。”段陽禁也沒有其他的舉動,就這樣坐在段赤木對面。

“不知道打仗來此來有何貴干。”段赤木面無表情。

“此來自是有事與家主相商議。”段陽禁也不以為忤,隨意的為自己添了杯茶,品了一口,這才道,“祖地血脈傳承之力,若是能以一對童男童女的精血激發,便可達到一個極限,能夠讓接受傳承的人獲得更大的好處,這一點,家主是知道的吧。”

“嗯,你待如何。”段赤木點點頭,心下卻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段陽禁開門見山道:“我這里已經準備好了一名少女。”

聞言,段赤木瞳孔驟然一縮,蒼老的眸子里泛著冷光:“你竟然真的要如此做?”

“另一名少年我也為家主選好了,今日和那兩個丫頭一起上山的蘇景,便很不錯。”段陽禁抿了一口茶繼續說道。

“不可能!”段赤木斷然揮手,“蘇景對盈盈和月兒有救命之恩,若是我段赤木如此行徑,那與禽獸何異?”

段陽禁卻是絲毫不在乎段赤木的態度,依舊一臉平靜的道:“那也是因為段盈盈她們先救了他,兩相抵消,誰也不欠誰的。”

“不可能,我絕不會答應的!”段赤木依舊不為所動。

“何必如此?只是一個外人而已,難道你就不想看著段盈盈和段月兒接受傳承之后變得更強嗎?尤其是段盈盈,以她的血脈之力,接受傳承之后再配合上血脈晶石,未必無法重現九尾的滔天之力。”

“少年隨處可見,為何一定要是蘇景?”段赤木有些心動了。

“因為他惡了我。”段陽禁毫不遮掩的說道。

“哼,怎么,派人截殺不成,現在就要想著交好了?”段赤木嘲諷的說道。

“之前我只是想著她們的到來會威脅到夜兒的地位,不過現在我有了更好的方法,也就沒有必要再對她們不利了,相反,她們越強大,對夜兒來說,好處越大。”段陽禁絲毫不在乎對方的語氣。

“還真是如意算盤?不知道你家段夜是看上了盈盈還是看上了月兒?”段赤木何許人也,聽了這話自然就明白了段陽禁的打算,當下滿是嘲諷的說道。

“這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說不定二女皆能入懷。”段陽禁淡淡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安排吧。”段赤木長出一口氣,沒有再說什么。

一開始他召支脈的段盈盈二女前來,只是想著要加強他們段家的力量,因此得知段陽禁竟然對她們下殺手,斷絕段家未來的強者,未來的機緣,他才會那般憤怒。

不過現在既然段陽禁主動示好,也選擇了更穩妥的方法,愿意兩相結合,他也不介意給對方退一步,只是對方能不能成,那就看運道了。

他的所求,終究只是讓段家更加強大啊。

至于這個過程會對不起蘇景,唉,終究還是外人而已......

她低着头,等到那两匹马慢慢走已经听见了对方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就是安妙琪本身在这个时候,已经获得了斯德摩大学的校花的称谓。

当然了,因为斯德摩大学本身比较大,再加上斯德摩大学有很多长相非常美丽的女同学,所以安妙琪本身并不被称之为最牛的那个校花,因为有许多认为,安妙琪没有其他的 溫樊拿著白天用的那把大刀冷冷的說道:“既然你們想要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藍城北門之外,月夜之下刀光劃過十一人身首分離,鮮血染紅了泥土,廖云高跟他帶來的十個低級煉脈武士倒在了血泊之中,到死的時候才知道核武就是溫樊,溫樊就是核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本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海贼之红莲大将

金无彩

海贼之红莲大将

二狗

海贼之红莲大将

长野慢慢

海贼之红莲大将

布咖文

海贼之红莲大将

抽刀断水

海贼之红莲大将

卷卷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