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撕裂的空间》。

贼又大溃。乃与讷合军,掩其余众,追的剑法,本都有破绽的,但是能知道自

进来术法堂之后李天青没有去听这次的集训课,一来是因为反正他都已经旷课那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回,二来今天又不是青长老的课,真没这个必要。

  斜靠在术法堂正殿前的朱红柱子上,李天青正悠闲地等着青长老,这个时间青长老也该从术法堂出来了呀。

  过了半个时辰他还是没等到青长老从术法堂内走出,反而从术法堂门外走来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晨曦师姐!”

  来人正是许久不见的晨曦,依旧是一身紧致的黑衣,将师姐这丰满的身材曲线清晰的勾勒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李天青炼药练得眼花了还是怎么,他总觉得师姐与之前相比好像又壮实了许多。

  “天青师弟,你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专门来等我的吧,嘻嘻。”依旧是那个喜欢捉弄人的小妖精。

  李天青也丝毫不让,嬉笑说道:“不然还有谁值得我等呢,你说是吧?师姐。”

  “呵呵,师弟真是一点没变呢,要不要来姐姐家里坐一坐啊,姐姐家里可是九我一个人的呦。”

  啊这...,果然还是遭不住。

  李天青乖乖地说出了他来此的目的。

  晨曦听过后疑惑道:“青长老不是早就上山闭关去了吗,你在这里怎么等得到。”

  “啊?那师姐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联系联系青长老,我是真的有急事找他老人家。”

  李天青急了,练药堂的大军这会儿估计都要冲来了你告诉我青长老没在,要命啊。

  晨曦呵呵笑道:“师弟,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想来找青长老给你撑腰?惹事太大就算是青长老也没办法完全包庇下的,到时你可是少不了苦头吃。”

  李天青苦笑道:“只会比你想象的更大。”

  “啊?”这次轮到晨曦吃惊了,不过她还是戴着李天青走了,山上大佬多,总比山下更安全。

  “师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山上真能护得住我吗?”

  晨曦回道:“青长老就在山上闭关,惊天宗山门的其他长老也都在那,至少上了山总不至于再有什么声鸣危险,惊天宗的长老不会允许在山上打架的。不过还是要看你犯的什么错,师弟?”

  “哎,我也不想啊,要怪就怪那些练药堂的人太小气了,...”李天青将事情的经过完整地告诉了这位与自己有过一夜交易的师姐。

  晨曦无语了,这个师弟的脑子是怎么长得,偷师学艺这招都想得出来,不过也怪练药堂的人太过绝情了,竟然连记名弟子都能学习的炼药术都不教。

  “师弟,这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在术法堂调戏师姐?”

  “没得办法,要怪就怪一见到师姐什么烦恼都忘了。”

  晨曦轻笑道:“呆子。”

  李天青挠了挠头道:“师姐啊,你怎么也说我呆啊,以前有一个女孩儿也经常说我呆,到了这里她还是叫我呆瓜!”

  说到最后两个字时李天青突然呆住了

电光火石间。

龙青云面前突然出现了两根红色飘带,龙青云蓦然一惊,身子随着飘带腾空飞了起来。

“呯!”地一声巨响。

刚才龙青云站立的地方,树冠尽皆毁去。枝桠断裂之后,噼噼啪啪坠落而下。

原来,宇文宏极刚才的一掌大有来头,乃是“弹指山庄”独创的掌法。

此掌乃至高掌法,专门配合“平空三指”而创,名叫“平空一掌”,如果对手躲过了“平空三指”,也是万万躲不过这“平空一掌”。

此掌力道雄浑霸道,江湖上甚少使用,试想能躲过......

他的手掌很宽,手指却很长,长的地方,慢慢地咀嚼着花生,端

燈會如常地召開著,到底說來江子石養氣功夫深厚,依舊是談笑自如。只是在場的絕大多數人早已沒了興致,心中捉摸著今日發生的種種驚異之事。

而拐走了青嵐宗副宗主的世子殿下這時則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了鉤契背上的奢華廂室之中。

不過他的懷中卻抱著一個身著青色道裙的嫵媚女子。

此時女子雪白皓齒緊咬薄唇,看著眼前的男子抱著自己進入了一個華美的房間中,表情既憤且憂:“你、你想干什么?你可別以為我身受重傷就能任由你擺弄了,若你想要行、行不軌之事,別怪我玉石俱焚!”

嬌聲酥酥柔柔,直撓的心底癢癢的。

陳佩輕笑著望了她一眼,并不理會蘇青玉柔軟無力的威脅,一路上蘇青玉這話已經說過多次了,可陳佩確信此時的她是真的毫無反抗之力了,真就只能任人擺弄了,于是便掀起簾幕進入了廂室之中。

屋內鑲嵌著的夜明珠發出柔和的光亮,各色裝飾在光線的映照下有一種奇特的美感。

不遠處鋪著雪白絨裘的軟榻之上,凝兒正睡的香甜。

此時的凝兒已是褪去了外裳,睫毛輕顫,粉嫩的小臉紅撲撲的,微張的嘴角還掛著一縷晶瑩,柔軟的薄被輕輕覆上,隨著凝兒極不符合比例的飽滿微微起伏著。

在軟榻另一側,一個身披大紅外裳的絕美女子正輕輕坐著,青絲綰起,玉手百無聊賴地支著臉頰,望著窗外光景,額間花鈿點綴,傾世絕塵的側顏在燈火的映襯下恍若天上星辰落下銀輝,美的不似人間。

似發現了來人,女子輕輕轉過頭來,微微笑道:“殿下。”

滿室仿佛憑空升起暖色,若陽春三月初融的冰水,溫馨的氛圍慢慢散開。

陳佩微微晃神,笑答道:“洛姑娘深夜不請自來,若被有心人發現怕是有損姑娘清譽啊。”

洛魚兒作幽怨之色:“奴家在殿下這兒還有什么所謂的清譽呢?”

陳佩慢慢地走到洛魚兒身前,將蘇青玉小心地放在軟榻之上,恍作驚訝道:“仙子可莫要胡亂講話,本公子潔身自好,正直守禮,可從未做過唐突姑娘之事。”

洛魚兒撇撇嘴:“油嘴滑舌。”

而后緩緩起身靠近,紅袍貼身,芳馨沁人,盈盈秋眸直直地望著陳佩,在陳佩耳邊吐氣如蘭道:“倘若奴家不想要清譽呢?”

蘇青玉剛坐起身子,登時睜大了眸子,難以置信地望著陳佩二人,他們、他們不會想在我身旁......

好色無禮暄淫之徒!

她悄無聲息地離遠了陳佩一些。

陳佩嗆了幾聲,退慫道:“咳、咳,旁邊還有人呢。”

洛魚兒捏著衣角,玉指貼著唇,蛾眉微蹙,詳作恍然道:“公子是說,身旁無人時就可以了?”

陳佩感覺自己要遭不住了,連忙道:“好魚兒,咱先別鬧了。蘇宗主身上有傷,你先去為她洗浴身上塵土,方便給她上藥。蘇宗主,這位就是今日桂坊月下伴舞的洛魚兒,洛姑娘了。”

洛魚兒紅裳輕褪,無趣地飄至蘇青玉身旁,向陳佩哼道:“世子殿下可真是有色心沒色膽呢。”

而后轉身向蘇青玉微微福身,略顯歉意道:“今日之事魚兒對于蘇宗主多有冒犯,是魚兒唐突了,煩請蘇宗主能夠原諒魚兒的無心之過。”

蘇青玉見他們并未想要行不軌之事,倒也松了口氣。

其實當她看見洛魚兒時,她就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多半是江子石想要借洛魚兒之手擾亂自己的心神,好讓自己昏步迭出,進了他的圈套,是一步可有可無的閑棋罷了,對于洛魚兒自己其實并沒有感到多少生氣。

“沒關系的,洛姑娘只是被那老狐貍利用了而已。”

洛魚兒輕輕扶起蘇青玉:“蘇宗主寬宏大量,天資過人,魚兒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呢。”

蘇青玉慚愧道:“哪里、哪里,魚兒姑娘天姿國色,倒是羨煞旁人。”

陳佩見她們突然就互相吹捧了起來,心中大感奇異,蘇小娘子,你可是有傷在身嘞,咋

“對啊,還想和王大哥挑戰呢,我看,王大哥一出現,就能夠把這個家伙給嚇趴下,就他這個鳥樣,居然還有女朋友安妙琪,安妙琪這樣的人,是他能夠配得上的嗎?如果說他是有著真正的實力,當上咱們斯德摩大學的保安,我還會的確確是沒有什么好說的,而且還佩服他,但是他有那樣的實力嗎?一看就知道,他沒有那樣的實力!”

……

這些保安們,終于將他們內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那就是他們對于燕飛能夠挑戰宋鐵或者王中,呈現出來了一面倒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撕裂的空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天飘渺录

惹眼

逆天飘渺录

昔年小梦

逆天飘渺录

周硕

逆天飘渺录

月间的哞哞

逆天飘渺录

家友康乐

逆天飘渺录

墅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