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还未来》。

“呵呵!”年輕男子邪魅一笑,邁步向前,向著眼前的學生會人員就撞了上去,首當其沖,就是眼前的學生會長。

“張靈樹,你站住!”學生會長提高了聲音叫道,喊出了年輕男子的名字,現在的她很是生氣,眼前的張靈樹真的是太不給面子了,而且對方這是準備正面沖突嗎?

簡直豈有此理,自己可是堂堂的學生會長,現在,對方這是準備讓自己下不了臺嗎?

學生會長的內心當中,一時間有點后悔,不應該這般的高調。

一旦制不住眼前的年輕男子,話說,她可就丟臉了,而且學生會也會跟著丟臉。

當然,學生會怎么樣,她不是很在意的,但是她自己丟臉,她是受不了的。

“張靈樹,你大膽!還不快點給我停下!”學生會長身后的人們紛紛大聲喊叫,幾個身形看起來很是強壯的學生會成員,急忙的向前,準備攔下張靈樹,盡管他們的內心當中有些發虛,但是眼前的狀況,容不得他們退讓!

眾人一擁而上。

就在這個時候,張靈樹卻是越發的加快了自己的腳步,而且氣勢更加的驚人!

他的身形雖然不是很強壯,但是卻自有一種極強的威勢,轟隆隆的沖過來,簡直就好像是一輛鉭克!

下一刻,張靈樹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眼前的學生會眾人也只能阻攔張靈樹,結果就是雙方撞在了一起。

“哇!撞在一起了!”圍觀的人們大聲的叫道。

“是啊,是啊,撞上了,誰能贏,誰能贏?”有人很是著急的說道。

“這還用說嗎?”有人卻是不以為然,早在一開始,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只是一瞬間,眼前的眾人東倒西歪,張靈樹的身形就好像是撞到一堆木瓶當中的保齡球,頓時間,眼前的學生會眾人四散倒地,張靈樹連一根發絲都沒有改變的穿過了學生會眾人原本的位置,繼續向前走去。

這景象真的是太震撼,也真的是太瀟灑了!

無數的人們大聲的為張靈樹歡呼。

就在這個時候,陪襯著張靈樹的學生會眾人,簡直就是一些可憐的背景人員。

張靈樹帥氣,閃耀,好似主角!

他哈哈大笑向前走去,所有人都在為他歡呼,哪怕就是與張靈樹不對付的人,心中害怕張靈樹的人,現在也是為其叫好!

不是因為張靈樹的為人,而是因為眼前的景象。

張靈樹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因此,賺來了所有人的歡呼聲。

他大搖大擺向著眼前的建筑物走去。

學生會的人員很是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但是望向張靈樹漸漸走遠的背影,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再行阻攔。

一身塵土,頭發散開,樣子變得很是難看的學生會長,現在由其他人攙扶著,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的表情比身上的樣子更加難看。

這個時候,她殺了張靈樹的心都有了。

“會長,我們怎么辦?”一旁有人小聲的詢問著學生會長,然后得到的只是學生會長冷冷的一眼,其頓時間一言不發。

其他人也都很安靜。

“走!”學生會長咬著牙,從自己的嘴里呲出來一個字,然后一把甩開攙扶著她的人,邁步向著一旁走去。

與此同時,學生會長抬頭向著四周還在為張靈樹歡呼的眾人位置望去,她似乎是準備把這些人的樣貌完全記憶下來!

嗯,等著慢慢算賬!

你們竟然敢為張靈樹歡呼,哼!你們給我等著瞧,有你們的好果子吃。

張靈樹邁著有力的步伐,一路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建筑物當中,然后,他卻是突然之間不知道該走向何方了,哦!這件事情還真的是不能怪他,誰讓這個學校的班級位置,時不時就會有個變化。

因此,張靈樹不知道自己原本所在班級的具體的位置了。

不過,幸好他也不在意這個。

只需要先隨便找一個教室,有那么一個地方待著就可以了。

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的考慮。

說起來,明明隨便找個人問個路就可以解決的問題,但是張靈樹完全沒有想過。

只是,他實際上根本也不是為了去自己的班級才來的。

那么,去哪個地方,就完全不需要在意了。

張靈樹一個拐彎,就準備在旁邊最近的那個教室,待上一節課。

與此同時,武勝男與唐善來到了他們所屬班級的教室,只是剛剛走近教室門口的一瞬間,唐善就成為了很多人的目光焦點。

唐善分外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人們的目光無比的熱烈。

原本對于唐善很有敵意的男生們,現在對唐善的態度大大好轉了。

有人甚至于主動上前,準備與唐善打招呼,哦!并非只是打招呼那么簡單,那渾身上下,充滿了討好,諂媚的感覺,仿佛是仆從拜見自家主人的樣子,那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武勝男敏銳的注意到了這一點。

不過,唐善對此卻是視若無睹的。

兩個人幾乎踩著鈴的聲走到了教室當中。

這讓他們避免了立即被某些人圍上來的狀況。

只是,這也不過就是暫時延緩了這個狀況發生的時間。

可想而知,這堂課下課的時候,被某些人圍上來的狀況,還是會發生的。

唐善走向自己的座位。

武勝男很是無奈的與唐善分開,然后前往自己的座位,她原本想與此時唐善的同桌,好好的商量一下交換一下座位的這個必須的事情。

說起來,武勝男毫不猶豫的就丟掉了自己的同桌。

當然,這對于武勝男車上真正的主角是那只小貓,小蘿莉抱著它問路正行是不是應該給小貓起個名字。

看著窗外的黑暗,以及在車光下無盡向前延伸的道路,路正行給小貓起名為“吉祥”。

在這絕望和黑暗的末世,“吉祥”這兩個字本身就光彩照人。

吉祥開始用它的方式來探索車中的這個世界,顯然它想找到一個很安全的人作為他的探索對象。

因為來到這個星球以后,它碰到的都是一些危險變態的家伙,直到碰上了這輛車,直到碰見了小蘿莉。

它的第1個探索目標是江霖兒,因為江鈴兒被捆地像一個大粽子,一動也不能動。

小貓跳了過去,開始在江霖兒的身上嗅來嗅去,江霖兒不能動,惡狠狠地盯著小貓,但小貓似乎并不怕她。

江霖兒有些優越,連一只小貓都敢在她面前肆無忌憚,她扭過頭去不去看這只小貓,好奇的小貓則跳到另一邊繼續看她,車上的人被這一幕逗樂了。

這是人們上車以來第1次發出的笑聲,但江霖兒卻有一種奇特的感覺,也覺得自己的靈魂似乎都被這小貓看透了。

江霖兒做出想咬小貓的姿勢,小貓竟然也張大了嘴,發出了“呼呼”的聲音,不甘示弱針鋒相對,這一幕讓車上的人樂翻了。

小蘿莉作為小貓的忠誠使者,守護者跟在后面亦步亦趨,非常擔心小貓會出什么意外。

看著被捆得像粽子一樣的降臨了,小蘿莉好奇的問月慕云道:“這個姐姐很壞嗎?為什么要把她這么捆著?”

月慕云回答得很簡單,也很嚴肅:“必須把她捆起來,不然她會把你的路家哥哥搶走的。”

對于這個理由,小羅蒂認為很充分,于是她不再管妖女江霖兒的事兒了。

在對江霖兒足足探查了五六分鐘之后,小貓的下一個目標選擇了特立多。

木訥的特立多一時有些手足無措,他顯然知道這只小貓此刻是車中的明星,再加上他本來就不討厭動物,否則他也不會成為驅狼人。

雖然懷有戒備,但他并沒有發現這不凡的小貓有什么敵意,小貓顯然對特立多的那根降魔杵有著濃厚的興趣。

小貓啃著咬著,甚至準備在上面磨爪子,可是特立多一點也不生氣,因為他知道以降魔杵的這種材質,不要說小貓爪子,就是拿著刀子在上面劃,也未必能劃出個印來。

令他驚訝的那一幕發生了,貓的牙齒竟然在降魔杵上咬出了兩個小小的洞。

然后小貓就停在那,似乎在品味這降魔杵的味道……

特立多的眼睛睜得好大好大,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蘿莉見多識廣,倒不在意,他安慰特里多道:“沒關系,大叔,不就是根兒青銅棍嗎!回來頭我給你搞一根兒更好的。”

月明樓的眼死死地盯著小貓兒看,岳達陽按住了他的手意味深長地說:“天底下厲害的未必都是我們的敵人!我們有多好,我們的朋友就會有多么多!”

小貓似乎聽懂了岳達陽的話,它竟扭頭放開了特立多的降魔杵,跳到了岳達陽的懷里。

小貓蹲坐在悅達陽的膝蓋上,那架勢就像一位驕傲的國王。

岳達陽也是一臉鄭重雙手抱拳后,左手繞過自己的胸口,伸直左臂食指斜向天空。

這是一個古老的星際禮儀,是在告訴對方:我是真誠的,并沒有其他的惡意。

車上沒有人能看到,只有岳達陽注意到那只小貓似乎微微地點了點頭。

末世危途大家心情原本都不怎么好,可是由于這只小貓的到來,再加上小蘿莉的映襯,車里面居然顯得生機勃勃,極其溫馨。

只有一個人的心情變得越來越暴躁,那個人便是被捆住的江霖兒,江鈴兒此刻就像中了邪,眼中憤怒暴躁,甚至眼圈兒都紅了。

“轟隆隆,轟隆隆”, 前方傳來一陣,車子又停了下來。

射燈照射的前方煙塵彌漫什么也看不清,直到煙塵散盡,眾人才看到幾塊巨石封住了前方的路。

在車燈的照射下,能看到路的右側則是深深的懸崖,左邊則是幾乎九十度的陡峭的山壁,無處攀巖。

月明樓拿上機甲包準備下去,他想清理掉這塊兒巨石。

岳達陽又一次出手把他按住了,并小聲地對他說:“沒有極端的必要,你不要再動用那套機甲了,我想你應該知道為什么。”

月明樓當然知道為什么,就是因為這套七生赤甲才給這個星球帶來了如此大的危機。

也許,他只要亮出這套機甲,他們這輛車,他們這輛車上的所有人恐怕都難逃劫難。

他信服地向岳達陽點了點頭,岳達陽沖他微微一笑。

以某種意義上來說,地球遭遇這次危機,跟他這套機甲大展神威,不無關系。

如果不是他干掉黑沙組織的兩名高手,嚇跑了藍芒,而且機甲還完成了一次重生,估計暗水文明也不會來得這么快,手段也不會這么狠。

路正行也想下車,他只想去看看情況。

明晶提醒他不要下去,提供給他的建議只有一個字“等”。

因為明晶在此之前并沒有探查到這塊巨石。

顯然這塊巨石不是本來在那里的,也不是湊巧落在那里的。

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這種狀況是人為造成的。

即便這大山里。只要有了人,便有了江湖。

而江湖上的很多戲法都是演給看客們看的。

如果看客們都不去看,這演戲法兒的就得從臺后轉到臺前來。

只可惜世上的人往往都沒有耐心,所以他們很少有機會和演戲法兒的近距離接觸。

等到他认为满意了,才放下瓶子:因为两杯酒中都有毒,这种花

就在之前,俊杰已经给他回了消息,并且表示马上就能过来,而且他还想带两个朋友一起过来不知道可不可以,至于春蕾,可能是不在无限空间,所以没有联系上。

杨磐略微思考之后就给了他肯定的答复,所以再过不久俊杰就会带人过来了,他要在这之前把需要处理的东西整理一下,他不想把人带到地下室。

经过清点之后,杨磐将自己想要出手的物品确定好了,一共是3件紫色物品,十余件蓝色物品和若干绿色白色物品。

将挑选出的物品收进储物空间之后,杨磐想了想又从基础物资列表中购买了一些餐具和调料,这才离开了地下室回到了地面上的房间中。

既然让人过来了,还想让人帮忙,杨磐自然不能让人在这干坐着说话,虽然他不怎么精通与人交往,但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种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杨磐取出了那块蓝色品质‘三角龙肋排’,看着大块食物这条可以将食物分成五份的属性,心里默默地盘算了一下,自己,俊杰三人,春蕾,正好五个。

“啧,这还真是巧了。”

杨磐感叹了一句,然后手起刀落将这块肋排分成了均匀的5份,这对于拥有高级太刀精通的他来说并不困难。

因为春蕾不一定会来,所以杨磐将其中的一份收了起来,然后拿着剩下的四份前往了厨房,本来打算找一个专门的厨师的,可现在只能他自己来了。

正当杨磐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俊杰已经带着两个人来到了他的个人空间门口。

“腰花,里脊我跟你们讲,进去了以后都客气点别乱说话,磐石兄弟虽然实力强,但没什么架子,人也挺好,千万别把人惹生气了。”

“好的,肘子哥,我们早记住了。”*2。

在杨磐的个人空间门口,俊杰正在跟两个体型比他小两号,但体型仍然十分可观的两人交待着进门须知,不过他们互相之间的称呼倒是很符合他们的体型。

“行,那我叫门了,都别掉链子。”

一边说着,拥有了新称号‘肘子’的俊杰向杨磐递交了进入申请。

正在厨房里用大号煎锅煎三角龙肋排的杨磐接到申请之后直接选择了同意,不过正在忙碌的他显然忘记了院子里还有一只正在徘徊的暴虐牛龙。

等到杨磐将三角龙肋排煎好装盘以后才发现俊杰又给他发了好几条信息,求救的那种。

此时,杨磐的个人空间的院中,俊杰三人靠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而铁头(牛龙)则站在他们对面歪头看着他们,虽然有些好奇但却没有攻击的迹象。

“肘,肘子哥,磐石大哥还,还养恐龙玩啊,你怎么不早说。”个头1米8左右,看着比俊杰小一号的腰花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我那知道,上次来还没有的,话说这环境也不一样了,不会是进错门了吧。”俊杰也结结巴巴的回应道。

“别,别担心,在,在无限空间,我,我们最多被,被咬两口,不,不会死的。”块头最小只有1米7的小胖墩里脊安慰了一句,不过说话最结巴的他,不管说话的语气还是内容都没什么说服力。

“没,没事,我已经给磐石兄弟发信息了,他肯定马上就出来了。”俊杰看似镇定实则慌得一批的说道。

在刚一进门的时候,他们三人就被杨磐的个人空间布置给惊讶到了,毕竟他们可没有看过这么大的个人空间,可是还没等他们走几步这份惊讶就变成了惊吓,因为他们看到了正在湖边喝水的铁头,而铁头也注意到了他们,最后就演变成了墙角壁咚。

“铁头,一边玩去吧,俊杰你们三个进来吧。”

正在这时,杨磐哪天籁般的声音传了过来石燈接在了手中。

顧雨當下有些疑惑,難道元化星在黑暗里看不清東西嗎?

她一直以為,陽爻人也擁有在黑暗之中的視覺,但是這樣看來似乎又不是。

冷戎走在最前面,他領著大家,往剛才在高臺上看到的那處洞口走去了。

等大家走到后發現,這個洞口有明顯的石頭邊框,似乎以前是有門的,但此時門已經不見了。

顧雨看見,門框上雕刻著一些她從未見過的怪誕裝飾,不知道包含著何種意義。

當他們進入洞口之后,發現那是一段平整的通道,并且有著非常規則的橢圓形輪廓。

這種規則的輪廓,絕對不是自然力作用下的產物。

這些應該都是后期人工挖掘建成的。

通道很高,雖然元化星手中的電石燈能夠提供明亮的光線,但依舊無法照清頂部。就算顧雨轉換成黑暗里的視覺,也只能模糊地看清一點。

顧雨不由的猜測起來,這么高的頂,如果這里真存在那些壁畫上的蛇民,是不是它們的身高,比想象中還要高大。

眾人沿著這條通道一直往前走。

顧雨發現,通道里異常平整干凈,讓她不禁有種錯覺,像是走在了某個沒有開燈的藝術場館的通道里。

就這樣大概走了五分鐘,突然一邊的墻壁上出現了大量的壁畫和一些奇怪的符號。

但令顧雨駭然的是,墻壁上同時還有很深的爪印,就像是誰對這些壁畫產生了極度的厭惡,抓撓上去想撕碎一般。

好在這種抓痕并不是很多。

他們相對走的慢了起來,所有人都被壁畫吸引。

顧雨發現,較之前豎井通道里的壁畫,這里的風格更加多樣一些。顯然豎井通道的壁畫和這里的壁畫并非是同一時期的畫作。

而且按敘述性質來看,豎井中的那些作品似乎更加古老。

冷戎沒有讓大家匆匆趕路,因為他認為從這些壁畫之中,能找到一些有跡可循的東西。

隨著壁畫敘述的推進,正好與豎井里壁畫上的故事銜接上了。

這些壁畫所敘述的正是那條巨蛇消失后,蛇民們所經歷的事情。

那是在巨蛇消失后的一段時間,蛇民又向地底深處進發挖掘。

它們所描繪挖掘的那條通道,根據豎井高臺的位置,顧雨猜測,應該就是他們現在所處的這條通道。

大家跟著壁畫一直往前行,故事的樣貌也一點點在腦中展開。

壁畫的開頭,是從這些蛇民在失去巨蛇的庇護后開始的。

蛇民在失去巨蛇庇護后,就一直往群山之下挖去了。

不久它們意外的挖到了一座非常巨大的地下建筑,那是一座黑色神殿。

蛇民發現,神殿之中有一位更加古老的神靈,于是蛇民開始轉而崇拜新的神靈。

這個神靈在壁畫上被描畫的很立體。

那是一個擬人化的,并且渾身長有黑色的軟毛,像蛤蟆般有著巨腹的人形。

這個像蟾蜍外形的神靈,對待信仰它的蛇民很慷慨,在祭祀過后會提供一些隱秘的方法和技術,以便蛇民在地下自足生存。

當然這種技術被壁畫描繪的很隱晦,只是用突然出現的食物或者后來出現外形怪異的奴隸來暗示。

壁畫到這里所講述的故事,驗證了顧雨的一些猜測,關于這是否就是《大荒雜本》里鼃黽氏的傳說。

這也和劉博士所述的一些考古上的事情有了銜接。

唯一不同的,是接下來的這段壁畫所描述的事。

不知道是因為劉博士當初沒有描述完全還是故意隱瞞,再或者是《大荒雜本》根本沒有這段記錄,總之接下來的這一段,是一個很大的轉折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还未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河境

奋斗的筷子

天河境

泼墨飞雪

天河境

骑马上虚空

天河境

七七家d猫猫

天河境

飞了飞了

天河境

春风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