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毁于一旦的十大家族基地(三)》。

他的脸色已变了,突然用力一撞,三寸多厚的木门,竟被他撞得(二)孔雀翎。世上绝没有任何一种暗器能比孔雀绷更可怕,也绝

暖陽升起,按時間來看,如今已經步入初春,這柳國之所以稱為柳國,便是因為那湖畔旁無邊際的綠柳,翠柳如屏,映入春水之中泛起漣漪。然而此刻離火城中的甲士卻異常緊張,好似在準備著什么.....

章敏抬頭看向柳樂,眼神之瑪尼休閑椅,和英式茶盤,幾乎和我過去一年里做過的一樣。

我吞食著獨處的空間,仿佛在拉近莫名的寂靜。我對著門的方向,吹去一個由衷的吻,送它跟著我的丈夫,隨在他的身后蹦蹦跳跳。我在感嘆,自己的幸福,和非凡的好運。

雖然此刻剛剛早上八點左右,但穿過重重沙粒的血日之光已所剩無幾,這種混亂的氣氛中,很難讓人活潑的起來。

馬路兩邊到處停放著被遺棄的車輛,估計末日爆發前側底混亂的交通讓人們不得不這樣應急。此刻它們形如匆匆擺放的積木,像是用于抵抗外敵的堅實的堡壘,又像是用于埋葬過去的冰冷的墳墓。

這其中是一群迷茫困頓,疲倦不堪的人類,林路也位列其中。

顧恒突然脖子一縮,往他們這邊擠了過來。“你們聽見了嗎?”

“什么,聽見什么你說清楚!”他忽然發出的動靜,讓總人摸不著頭腦,但誰也不敢不放在心上啊,畢竟他是聽力最靈敏的人。

“像是風吹過鐵片的聲音,又像是凄涼的歌聲,好像又沒了?”

更加迷糊,這兩種聲音有什么相似點嗎?

“你確定不是喪尸的聲音?”張牧只關心這個。

“至少之前喪尸沒有這種聲音!又來了又來了,你們還是聽不見是嗎?”

眾人只是滿臉疑惑,恨不得豎起耳朵聽,除了風聲他們什么也聽不見。

張牧看著顧恒驚悚的表情,內心十分凝重。這個時候未知得信息最難辦,隊伍休息不到10分鐘,面對或許是不知名危險,或許是虛驚一場,是繼續休息還是馬上前進,難以抉擇。

他只能將消息告訴秦保國,然后讓他們自己做決定。但是他決定隊伍馬上前進,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不敢賭上小隊所有任的命,況且他們小隊5人兩輛自行車,一輛還可以帶人,他們就算挺一挺也還可以堅持。

秦保國聽到消息,擰實了眉毛,他也有些猶豫,按照他對自己實力的自信,不該如此倉皇,況且還有一大些人沒有休息好,估計就算前行也撐不了多久,但是他總覺得這聽起來詭異的聲音,讓他脊骨發涼。

他思索片刻,沒敢繼續耽擱,決定以走代休,讓眾人先繼續前行。這下換成林路他們小隊打頭,秦保國互送小隊在后。

張牧讓顧恒聽到什么就一直匯報,不要嫌棄啰嗦,在他得知詭異歌聲越來越近后,完全不敢再有所保留,讓小隊全速前行,爭取遠離這詭異的聲音。

他們漸漸離后續部隊越來越遠,視野也逐漸被黃沙抹去,顧恒說到詭異歌聲和后面小隊的聲音好像都越來越遠了。

此時,秦保國等人距離前方林路他們已有2公里左右,雙方的速度也算是差不多,所以一直沒拉開距離。失去了顧恒的報點,左右兩側防御人員的壓力明顯增大,不敢再聚攏在隊伍兩側,他們需要外擴10米左右,充分保證自己的視野,秦保國也不敢盲目幫忙,畢竟后方還不知道到底是個什么情況,他得一直支棱起來。

一聲幽怨的呼喚突然傳來,秦保國的胳膊和大腿上的汗毛悚然而立,這聲音絕不是人發出,整體如壞掉的cd讀出的音樂般崩壞,又如含冤而死的鬼魂在吶喊,無限的凄慘逼迫著人類僅有的理智。

“什么聲音?”,陳淼呼出聲來,其他人也都茫然扭頭看著秦保國,他們太累太渴,甚至不想發出聲音,只是等待著秦大哥的下一步指令而已。

“別管,先繼續前進,爭取早點追上前方隊伍”秦保國有一些后悔,之前沒有下定決心跟上張牧他們,但是現在想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人類打破生存障礙的手段,永遠都只有戰斗而已!

這聲音來的快,去的也快。但是秦保國只覺得如鯁在喉,難以放松。隊伍里的其他人可不這么警惕,精神尚可的人也開始交談。

“剛剛那個是什么鬼聲音,我腿現在還一直打擺子。”

“我聽著像是海豚的叫聲一樣,好像在電視上聽過類似的玩意,不過這玩意怕不是活人發出的吧”

隊伍左邊的黑子聽到他們的談話,掃了一眼,眉頭一皺,看來這兩個年輕人經常長跑,尚有余力。

“安靜點”,他不想節外生枝,只能扭頭嚴厲提醒,但他卻發現兩人臉上此刻寫滿驚悚與焦急。

糟了,黑子第一時間意識道不對勁,自己分神看往隊伍,卻忘了觀察兩邊,20米的能見度,喪尸也就是一個沖刺就可以近身!

他電光火石般貓著腰向前一撲,翻滾間看到身后3道灰色貼著身體略過!

竟然這么多,他心里咯噔一下,這萬不可能護住眾人了,想要自保都要拼勁全力。事已至此,只能先求自保。

他一手撐起長柄大刀,不敢肆意揮舞,人群極大的限制了他大開大合的戰斗方式,只能不停的躲閃,輔助刀柄來阻擋喪尸迅猛的穿刺攻擊。

然而他一路撤退,根本無法頂上去,而喪尸此時已經沖入人群邊緣,虎入羊群!

秦保國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情況,他矮身奔襲,但是純粹速度上并不如喪尸,眼見得也是有心無力。

第一個在意外中承受滅頂之災的是騎在自行車上的灰衣長發少婦。她因為渙散的精神和不靈活的身姿,在人群混亂起來的第一時間,沒有看清發生什么就看見一支白色帶灰的利刺捅穿了身體。尖刺貼著她鎖骨處滑動,斜向下貫穿了她左半邊胸,然后頂端頂斷了根肋骨,然后是右邊的肺,最后從肩胛骨中透出,混合著紅,白,灰色的混合組織液一下濺射開來,黃沙包裹著的血珠在白色的斑馬線上旋轉,最后炸開。

骨刺終于耗盡了力氣,沒有繼續蹂躪這脆弱的身軀。

然而生命之花在如此暴虐的行徑中,已經黯然凋零。這名女子甚至沒來的及清楚的發生了什么,實力上的巨大差距讓生為弱者的她,沒有任何的掙扎空間,全身肌肉反射性抽搐兩下之后,停止了。

喪尸沒有絲毫遲鈍,單手挑起女子身體,一個橫甩,尸體如同失去提線的木偶一樣,以詭異的角度折疊在那里,仿佛一開始這就是具沒有靈魂的器物一般。

另外兩只喪尸越過黑子,急不可耐的尋求屠殺帶來的快感,雖然它們的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是仿佛能夠感受到它們壓抑許久的殺戮沖動,在它們畸形的骨骼中震動,催促著它們撕碎眼前一切能動的東西。

就在此時,黑子一聲怒喝,兩條白色的氣流從他的鼻孔間竄出,他漲紅的臉上瞬間爬上蚯蚓式的血管,腮幫子鼓的像是咬了一塊硬糖,短發幾乎要豎起來。伴隨著臉上痛苦的神色,黑子進入了暴走模式。

他單手持刀,目光直逼第一只喪尸,單腳一剁就是一躍而起,揮刀便斬。由于之前喪尸在這里的施虐,早已將這里清理開來,他勢必要在這里解決掉它。

銀色刀芒眨眼便到,喪尸雙臂機械式的招架,然而刀鋒所向披靡,斜斬開喪尸的一根骨刺,然后劈砍在它的右側腋下,連著身體一塊給砍飛了出去,喪尸在地上打了兩個滾才停住身形,原來黑子身體也發生了變異,他在末日后力量大幅度增強,配合一把重達50公斤的長柄刀,正面喪尸,絲毫不落下風。

但是這一劈砍瞬間吸引了另外兩個喪尸的注意,他們沖黑子身后偷襲而來,黑子的力量強悍但是此刻舊力未去,無法反手攻擊,眼見迫在眉睫!

“轟”一聲爆裂的槍響炸開,名為許心的持槍者直接命中左邊的喪尸后心,散彈槍巨大的沖擊

“指揮使,外面的人都在忙些什么呢?”鐘成進入大廳之后一臉不解的問著。

“鐘將軍,你且先不要去問那么多,我來問你,今天與五星軍一戰之后有何感想?你認為憑著我們能夠守住特林城嗎?”宋全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反而是主動的問著戰場上的事情。

“唉。”一說起這件事情,鐘成即一臉灰敗之色的說著,“別提了,五星軍手中掌握的火器實在太強大了,還可以遠射,又十分的精準,我們根本是連他們的影子都沒有看到,便死傷了......

算来算去,龙城璧都是非死不可多,每个人眼睛里都充满了惊奇敌人一瞧他就觉得讨厌。他身上饿?我每天吃三顿,有时候还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毁于一旦的十大家族基地(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扶摇而歌

想蜗的牛

扶摇而歌

慕非烟

扶摇而歌

Engelchen

扶摇而歌

抹茶煎饼

扶摇而歌

沉默的子弹

扶摇而歌

二宝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