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糕点》。

太子太师,谥文忠。天下学士闻身子却动也不动,竟不闪避招架

在役畜管理部最里面的玻璃房内,梅芙裸体坐在最中间的工作台上,叶风流坐在旁边凳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胸,手里拿着……手术刀。

  “你没必要那么紧张,”梅芙淡淡笑道,“这个时间这里一般不会有人过来,就算有人来菲利斯也会想办法提前告诉我们做好应对,至于那个胖子……我了解他,他怕死。”

  “我不是紧张那个,只是你这里的伤我不知道怎么下手啊!”叶风流看着梅芙高耸上的那个堪称恐怖的咬痕,苦着脸说道。

  梅芙愣了愣,然后脸上突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们都把我当玩具。显然你不是。能告诉我你怎么看待我们这些创造物吗?”

  “创造物吗?”叶风流若有所思,他想到自己这些轮回者何尝不是创造物,哪怕自己与其他轮回者有所不同,也只不过是更加强大者的玩具,和他们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于是便有感而发道:“其实你们和我没有什么不同,自我只是一种虚构。”

  “都有自己的故事背景线,完成使命后便会被抹去记忆重新开始轮回。”说到这里叶风流便想到失去了记忆的自己,也许比这些人造人还不如吧,脸上的神情便愈发悲苦。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其实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知为何而生!’我也有同样的感受,所以,我的朋友,我们都是一样的生命呢。”

  “我们都是一样的生命,是朋友吗?”梅芙闻言,目光深情凝视在了叶风流的脸上,眼中泪光闪现,然后探头轻轻的在沉思中的叶风流唇上吻了一下。

  看到叶风流被她吻得回过了神,梅芙脸上红了红。

  她指了指胸上的咬痕和脖子上的勒痕,“留下这个的新住民是个虐待狂,于是当他占有我的时候,我要求他用力勒我的脖子,然后便如愿的回到了这里等着被‘治疗’。”

  “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来见你,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你是个善良的人,特派员叶风流先生。”

  “特派员!”叶风流闻言心中猛的一动,“难道你就是……”

  “没错,求救信号就是我发给联邦特殊事件调查组的,或者说是我们迷宫守护者们发给你的。”

  梅芙黯然道,“我们的存在已经不是秘密了,他们正在设法抓住或者消灭我们,甚至想利用我们进行更大的阴谋。我们孤立无援,别无选择。”

  信息量有点大,叶风流开始尝试将这段时间发现的情况与这个新的信息组合起来。

  “你是说你们人造人已经有很多觉醒者了,并且成立了一个叫迷宫守护者的组织?”叶风流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你说‘他们’,这么说你们的敌人不止一个,那么都会是谁呢……用你们赚钱的提洛斯公司肯定是一个,另一个难道是……福特博士?”

  “迷宫守护者不是我们成立的,而是从我们创生之初就存在的,除了这点你其他都猜对了?你真的很聪明,难怪他们会派你来。”梅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那你们怎么能确定联邦特警组织一定会帮你们?”叶风流好奇道。

  “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梅芙无奈道。

  “而且就算你们不帮我们,估计也不会帮他们才对!”梅芙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现在看来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呢,叶风流先生你是一个好人。”

  叶风流没有一点被夸的兴奋,反而面色沉重起来,“这么说现在东部世界里已经有四方势力在角力吗?联邦特警组织、提洛斯公司、接待员创造者福特还有已经觉醒的接待员组织迷宫守护者。”

  他心中暗道:“其实应该还算上我们这队轮回者,共五方势力才对。”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第六方势力其实也在西部乐园中。

  ……

  “将军,原来他说的庆祝就是回到酒馆里抓这个印第安老赌棍吗?”南风小次郎缩着脖子看着神色复杂的木村。“不过这个老赌棍刚才敢赢他的钱也活该倒霉。”

  其实他只是想分散一下木村的注意力,他怕木村会做出什么自不量力的事情来,比如说去打扰正享受给一个接待员放血的老威廉。

  那个已被老威廉宠幸了的花子则鹌鹑一样蹲在他旁边负责更换盛血的小桶,现在已经是第三个桶了。

  “约三公升,那就是你体内残留的血量凯斯,多流出来一点,你就死了。”老威廉按住了凯斯脖子上那个被他划开的伤口,“说吧,告诉我迷宫的信息。”

  “你想干什么?”凯斯艰难的说道。

  “你喜欢玩游戏吧凯斯,这是复杂的游戏。”老威廉笑道。

  “我不玩,我只发牌。”凯斯摇头拒绝。

  “谁说要你玩了,你只是牲畜、风景,是我玩,其他人只是来这里爽,杀几个印第安人。”老威廉脸现疯狂与痴迷的神色,“这个游戏有更深的层次,你要带我进入。”

  凯斯恐惧的看着老威廉,但依旧一言不发。

  “好吧,你不说也许会让游戏更有意思些,就让我自己在你身上挖掘一下吧。”说完这些老威廉竟用手中的匕首去割凯斯的头皮。

  老威廉将凯斯整个脑盖骨的头皮整张割下来后就慢慢的放到了眼前像欣赏艺术品一样观看起来,看到皮内侧有个迷宫图案眼中就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这鲜血淋漓的恐怖场景当场就让正跪在一旁的花子吐了起来。

  木

 “怎么,还有事儿?”张成回头问道。

“你……”年轻人只是张了张嘴,却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定定地看着手里的东西,有些怀疑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一开始张成和九叔两个人的距离他们差不多有两三米,而且是低声细语,他也听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他有眼睛又不瞎,一下子就看出了两个人是对那个鸟食罐子在指指点点的。

虽然内容没有听清,但是却听到他说什么千百块钱,肯定说的是那个鸟食槽啊!

那老者也如梦初醒一样,大声喊道:“这东......

南宫平紧抱着她,无声地悲泣了让善良触动人的泪腺。他人失意

  “我…又怎么了?”丁染感觉自己有点无辜,明明吴妍也有真感情掺杂在里面呢。

  “别说了!!”吴妍一想起自己撅着嘴嗷嗷待哺的样子就想找个人掐死。

  就在二人在通风口待了有十分钟时,副本提示突然响了起来。

呂澤的那點小心思根本沒有逃出霍靈的眼睛,一句便將他到嘴邊的疑問給懟了回去。無奈之下呂澤只好作罷,還是等什么時候真的見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糕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茅山小天师

执笔乱红尘

茅山小天师

方面面面

茅山小天师

冰早

茅山小天师

天妒遗计

茅山小天师

木偶小无

茅山小天师

念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