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危险临近》。

木道人道:严格说来,应该是三个怪人一个一辈子没做过一天正他本来就看不起镖师之流的人物,何况天虹七鹰又都老了,哪知

我帶他走回住的地方,翠姐已經在吃飯了,白米飯,看我帶來小胖子問我,“這是誰啊”?我說:“我也不認識,不過我醒來他拿刀架我脖子上說要見你”。我一說完,翠姐一支手臂已經變化成了樹條狀態,“別別別,我沒惡意”。小胖子自來熟的過去盛了晚米飯坐在翠姐對面。“美女,別激動,我就是昨天看到你們在殺喪尸,又見你穿的是部隊里進化者專用服裝,所以想問問你部隊情況,又是個大美女,嘿嘿,看你收人不,也省的我自己一個人天天流浪”。

翠姐看了他一眼:“你叫什么?有什么能力嗎?部隊的事以后再說,你也見到了,不怕我弟弟吃了你”。胖子道:“不怕,我跟了你們兩天了,沒看到你弟弟吃人,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現在算什么?喪尸還是人”。翠姐沒理他,問我說:“飛,你現在狀態怎么樣”?“姐,我感覺身體更靈活了,肉體也加強了,就是還是沒有升級,潛意識里好像感覺以后普通高級喪尸對我沒有用了。只有喪尸王對我進化有用”,我回答。“這樣啊,讓我想想”,翠姐揉揉太陽穴。“嗯,姐,我去給你炒個菜”。

我走進廚房,聽著外面胖子和翠姐在一問一答的聊天,動手做了個紅燒肉,倆狗聞到香味跑了過來,對了,還沒感激它倆救了我們呢,我抬手割了倆快豬肉放到它倆身邊,揉揉它倆的頭,蹲的時候不小心喪尸頭里的晶石掉了出來,小黑看見后一口吞到肚里,難道這東西對動物有用?我把口袋里的晶石都掏了出來,果果看到也不吃肉了,跑過來和小威力,以她的實力貿然前往只能拖后腿,只能候在原地。很快,白鷺也到了姜曄身旁,神情嚴肅道:“小師弟,你他娘的玩心跳啊!”

姜曄不說話,望著天空之上,眼中一片擔憂之色。她在金丹破元嬰的時候也引來天劫,但都沒有今日小師弟突破的陣仗大,路乞兒才淬體九重境界,能挨過來嗎?

“路乞兒,你要活下來啊。”姜曄在心中祈禱著。

白鷺見她一臉魂不守舍的模樣,出言輕聲安慰道:“放心吧,那小子,底牌比誰都多,肯定能撐過來的!”

姜曄點點頭,她也知道路乞兒身上有諸多神秘的東西,甚至連師尊都看不真切。白鷺見她點頭,故意取笑道:“還以為你這丫頭這輩子也看不上一個男人呢。”

姜曄面無表情的望了一眼白鷺,緩緩問道:“你和師尊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白鷺聽言一怔,隨即躲到一邊破口罵道:“我沒有,都是老頭子,他說你們兩個很般配,有意無意就撮合你們倆,自從小師弟進入谷內,他就有事沒事暗示我讓我給你創造機會.....我發誓我是被逼的。”白鷺求生欲滿分,一副你千萬不要打我的架勢。

姜曄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表演,一臉不屑打你的表情。良久,她才低聲哽咽道:“師尊這是在給我們幾個留條路阿。”白鷺站回姜曄身邊,收斂那玩世不恭的表情,好看的桃花眼中猛然爆出一道狠厲的精光:“有人想要老頭子的命,那也得有那個本事才行!”

以前看小說,吾巍對于“修羅場歷練”幾個字基本一眼而過,只是文章前后段聯系起來覺得看起來有點意思而已,至于深層次的含義,女人都沒有過的宅神男是沒有一點兒心得和經驗的。

面對一位星外美女.老板.風凌,還有一位現實美女.同桌.學生妹.高中生.純處.張靜,吾巍內心猶豫,風凌很美,美若天仙,但她不能和近在咫尺,甚至可以雙手掌握的同桌在滿足上面能比的呀。

吾巍所在的高中可是能夠搞同桌,嗯,不能說的這么露骨,應該是可以搞同學的,大家你情我愿,不要懷孕不要生病就好。

所以,對于張靜的主動示好,對于帶張靜一起玩傳奇甚至是以后在一起……嗯,又亂想啦,吾巍對于張靜的擔憂只有一點,要是出現血染床單的情況……你別亂想啦……吾巍決定要潔身自好,不能被女生禍害了自己純潔的心靈和處男之身。

“劉剛,你幫我帶一下張靜,我老板上線了,我得打工去。”

圈圈群里吾巍得到的結果是一串中指、狗屎、炸彈、刀子……

“重色輕友的狗東西,張靜我們來帶,風老板我們去給她打工,你,有多遠滾多遠。”

吖的!搶我女人,不,搶我工作,媽媽能忍,爸爸不能忍。

吾巍不等這群死黨開始說到做到,就直接把張靜拉進了圈圈群里。

“張靜,我現在等級太高了,暫時沒法帶你,我給劉亮他們幾個人說了,他們會帶你的,那個劉剛是劉亮的弟弟,他等級帶你正合適。”

嘿嘿嘿,17歲的少年,跟我玩套路,你們都還在一層呢。

在張靜客氣的招呼之后,死黨們肯定是熱情的陪著張靜游戲sai。

少女對少年的作用力,距離越近影響越大,并且張靜還帶來了好幾個女同學一起傳奇,這是沒有過女人的男孩子很難不激動的。

另外一邊默默和風凌聯系上的吾巍不一樣,雖然吾巍也是男處,但他一個老男處,幾十年的老男處懂得一個道理,賺錢不容易,并且很重要,選擇去風老板那里肯定能得到更加實在的東西。

比如,一見面就是嘩啦的華幣入賬,而不是只是和很多女生玩在一起,又不是搞到一起。

“老板這幾天很忙哈?”

吾巍帶著風凌往食人花的領域跑,這是他現在這個等級帶風凌最好的一個野外妖魔。

同時,吾巍也警告了死黨們,不能把大蜘蛛的事情暴露出去,這是他們以后超快速追級的一個關鍵。

“嗯。是有些忙。”

幾天不見,風凌的華語水平突飛猛進,一個字,順暢。

只是,風凌在回答完之后就進入了沉默。

從地球星時期的上周六開始,風凌就被一群奇怪的人給盯上,這一跟蹤她就跟蹤了整整三天兩夜。

從蓉市到彭市再到堰市,風凌一路上堵得慌。

飛機不能坐,空間狹小不能應對突發情況;有軌列車不能坐,沒有買到票;選擇混合汽車又不能一站到底,出租車司機不肯跑太遠,給錢也不去連地址都說不出來的陌生城市。

因此,風凌一路堵車一路換乘一路分析,得到的結果是,跟蹤她的人不是本地人,并且就只是跟蹤她,意圖,不像是哪位富二代的做法。

只是,風凌在地球星注冊了這里的身份證件就得遵守這里的星外條例,不能引發社會性問題和造成重大損害,正當防衛需要有確實的證據才能符合后續的流程和評判。

至于報警,風凌在上次派出所事件以后,就對這里警察的印象轉變了態度,而這一次居然更過分的是,風凌在一個村鎮報警后,警察們把那群跟蹤者帶來找她。

愚昧粗俗的地球星。

風凌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冥冥之中來到灌縣。

在這座陌生城市的陌生房間,吾巍獨自坐在熟悉的角落里拿上充電的手機,想到的一個人還是吾巍。

或許冰師姐現在正是事業的上升期,或許肯定不能去找木師兄,或許是那個小子帶著她開啟了地球星的美食之路,或許是那個小子的音樂和唱歌。

但灌縣這座氣味很難接受的地下城市,讓風凌徹底擺脫了跟蹤者,引起了風凌更加劇烈的心里分析和胡思亂想。

作為戀愛課滿分的風凌,這幾天腦子里不斷的冒出愛老太婆的說話,許多的戀愛課程在她的回憶間隙經常播放,不斷的加速了她來到吾巍的城市里。

“老板我們到了,就是這里。”

吾巍熱情的給老板介紹食人花和大蜘蛛對于他們現在的好處。

風凌認真的抬起頭看向吾巍,堅定自己

在那白衣男子开口之后,她顿时再次双手迅速的恢复同时暗涌真气,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从他的双手之上冲了出来,一瞬间便朝着秦辉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这火球上的威力远,不是他方才威力上能够比拟的,站在一旁的李猛和林夕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顿时心中有些惊恐。

反观站在秦辉身后的若静,整个人却表现得十分轻松,因为他心中10分的清楚,此时此刻这眼前的白衣男子绝对不是秦辉的对手。

“你还是太天真了!”秦辉一脸冷漠,随......

大善,或以小过忘大没有补,人行道上因。大德三年,遣使巡行天下,珪使川左中郎将,转五官中郎将,迁长水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危险临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后的神职

肥茄子

最后的神职

安思源

最后的神职

逗逼南波万s

最后的神职

颍禾嵩

最后的神职

冠滢滢

最后的神职

非木非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