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叫你亲爹也行!》。

小鱼儿忽然又道;那批红货现在哪道:“昔年江湖中,有位手段最毒

枯松自然知曉林天之名,此人不僅打傷了族中王子越桐,還斬殺了一名融境中期修士。

之前他多次前往星月城打算尋找林天,但因無法打破護城大陣而無法報仇,便以為林天必定藏身城中不敢外出,想不到今日其竟然主動找上門來。

不過,最讓枯松驚訝的是,林天在短短數年的時間里,竟然成為了一名丹境修士。

但林天這點修為還不被他看在眼里,畢竟自己已經是中期修士,面對一名剛剛結丹之人,自然毫無擔心的理由。

“好,算你有種。”

枯無一道法決打在大陣光幕之上,閃出一個缺口,二人飛出大陣,向遠處飛去。

枯松飛出十余里便停住身形,此處雖然距離主城極近,但有大陣防護,二人爭斗起來,也不用擔心會使主城受損。

二人話不投機,直接廝殺起來。

但讓枯松沒有料到的是,自己面前這個林天雖然只是新進丹境,但一身修為卻是恐怖至極,竟然修煉的是魔道功法,且身上法寶接連祭出,讓他一時難以招架。

兩人鏖戰數個時辰,原本漆黑的夜空也漸漸明亮起來。

終于,林天在施展尚不熟練的魔神功第四層后,才勉強將枯松擊敗。

枯松捂著胸口一個拳頭大的血洞,再看看將自己死死圍在中間的白色火網,長嘆一聲,無話可說。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成名已久,在大漠中無一敵手,今日竟然敗在了一名初期修士手中,讓他懊喪不已。

不過,修真界歷來便是如此,無論修為、聲名如何,只有實力強者才有話語權,如今他敗于林天之手,只得任憑處置了。

林天收起魔神模樣,對枯松冷冷道:“枯松,你若想活命,便立下認主契約,奉我為主、聽我驅使,如若不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枯松原本想要大笑,他還從未聽說,一名中期修士竟然會認一個初期修士為主,但看著越靠越近的火網,感受到其中極高的溫度,卻終究還是沒有笑出來。

雖然他并未說話,只是憤恨地冷哼一聲,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林天的認主一說,寧死不受此侮辱。

林天卻也不急,只是淡淡說了一句:“若道友不同意也不打緊,林某倒也不介意將貴族中融境修士全部殺光,等此消息傳將出去,你這伏沙一族族人,恐怕用不了多久便會淪為其他九大部族的奴仆,你可要想清楚。”

枯無聞聽卻是敢怒不敢言,對林天的威脅毫無辦法,如果林天做出此般事情,那他伏沙一族就真的要從大漠中除名了。

林天見對方仍不死心,接著說道:“如果道友不想簽這認主契約,倒不是沒有別的選擇……

“什么?”

枯松聞聽,心中頓時一動,不知林天到底做的什么打算,怒視林天道:“你此話何意?”

“你必須立下心魔之誓,在你有生之年,你伏沙一族不得入侵、襲擾星月、清源兩族,并且要保護兩族安危,如果這點你都無法做到,說不得,林某只好送你上路了!”

說罷,林天將斬龍劍橫在胸前,雙眼射出冰冷的目光。

心魔之誓,是每一名修真者都不敢輕易所立的,一旦違背此西服,下身穿着宽松牛仔裤,眼戴墨镜的吊儿郎当青年,在京南市区的闹事街头溜达着...小青年嘴里还时不常的教育两句身后的狗腿儿。

“我说你俩是不是缺心眼儿啊!?两个上万年的物件儿你俩就女娲娘娘的卖了三千?!...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在地府一年的香火钱你们是没拿过还是怎么地啊?

被阎王爷小舅子起名为小黑的一号傻大个,面无表情的和身边被起名为小白的二号傻大个,很是不解的对视了一样问道:

“呐个...我们鬼拆有工资吗?!...没听说过啊...!!!”(打了一万多年白工牛!!)

无语了的小青年儿,一边心里骂着自己那个不是神操(#`㉨´)凸的抠门姐夫,一边走到了京南贫民区。在京南这个城市氛围商业区,港口区和三人现在所在的贫民区,这里在夜晚到来的时候啊,也有着一些牛鬼蛇神的“街溜子”一样的人是时长会穿行于附近。

由于贫民区里人员成分复杂,吃喝嫖赌,打架斗殴的情况时有发生,而且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众人都是在底层社会混日子的,谁也不容易都有着一颗得过且过的心,有人总说穷山恶水养刁民,但也有一句女人何苦难为女人(作者表示:这一句是没文化的阎王爷小舅子说的!!)...得过且过,互相帮衬。

所以京南的贫民区也被无良的称为“红灯山寨”和“红灯区”。三人走过了几条满是水沟和狗屎的小路,来到了一个繁华的街边上,三人找到了昨晚被某光头男子伺候舒服了的“中年贵妇”通过电话介绍的,人称开锁老张的房东张老头...

叼着烟打着牌的房东老张,瞥了一眼身边穿着西服有些谄媚挺懂事的小个子,伸着懒腰在小个子的揉捏下问道:

“你们就是大美丽介绍的吧?”

看了一眼人高马大两个运动服男子开锁老张坏笑着说道:“那娘们行啊,丈夫没了七八年还这么生猛呢...你们两个谁是他相好的啊?!”  

未经过人事的黑白无常傻大个,此时一脸懵逼又面无表情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不解的又望向了始作俑者的金发西服男。

金发男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呜我..我...我,是我...阎王爷和面包包子有货不在褶子上...”

此时远在地府的阎王爷又打了个喷嚏,骂道:

“他地藏娘娘的,准是我那_____八世金身,七戒一不戒,三界混世小魔王,总爱搞事情的小舅子又在说我什么呢吧?...啊切!..日他鬼大爷的!!”

“实习判官!给本王拿件衣服来,这两天老打喷嚏,可能着凉了(>_<)”

在某感冒王爷的小舅子,付出了大美丽个人喜好,兴趣,人物关系和部分个人信息,与三人仅剩下的最后的五百块之后。

由金发小青年带队的三人不但如愿以偿的被安排在了一个上十间房多为五十不到丰韵大妈,下十间房多为二十出头单身女青年的集体宿舍楼里,还得到了一份未来将会改变他们,人间红尘界命运的工作。

“力工!”简称苦力但是我们这部书里三人被称为“技术型苦力”您要想知道为什么,很简单作者表示请看下章...(真欠)

陆小凤没有追。就在这时,他忽赫的江洋大盗,窝藏在家里,倒

“忌生冷,忌煙酒,保暖,多睡眠,放松心情,可以輔助食療,按摩,針灸緩解疼痛,也可以適當的運動調養增強身體抵抗力。”

“說的一套一套的,還真背了些書。”云兒被他一說,肚子那里突然又隱隱作痛,心情一下子不好了,感覺像是被他詛咒了,“那我喝酒了,還吃了刺身,怎么辦呢?”

“又疼了?”看到眉頭皺起,語氣帶著煩躁,周樸立刻明白她又痛經了。

“廢話!”被他一看看穿,讓她很是來氣,感覺自己像是被剝光了似得。

“我幫你揉揉吧!”說完就把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輕車熟路十分自然。

云兒本想賭氣拒絕,可是想到他的手效果十分明顯,之前被他按著真的就不疼了,只得癟癟嘴,轉過頭去,任由她貼著自己的肚子,酒紅的臉頰更加紅了。

月事的疼痛可是無藥可治的,周樸的治療比較簡單粗暴,那就是替她承受那份痛楚,說實話,那種下腹不時的墜痛感,比他想象的要磨人,痛的程度當然比不上脫臼扭傷,但那綿綿不斷的隱痛勝在持久和不經意。

“你是不是以前就學過?你爺爺不會是個老中醫吧!”被周樸一碰,肚子輕松許多,端是神奇,好奇的云兒不禁問起他的醫術的傳承,不然怎么解釋這神奇的現象,難怪他買醫書過來看呢,原來從小就學過。

“沒有,我爺爺只是個普通人,不過小時候我磕著碰著了,他就會采些紅紅綠綠的草藥給我涂上,傷口就會很快結疤。有時也會幫鄰居治傷,卻沒收錢,也沒開診所什么的,只是種地的老農民。”想起爺爺,周樸一陣傷感,要是爺爺再多活一段時間,說不定自己就能救他了,不,一定能夠救他的,哪怕拼了自己性命不要也要救活他。

“切,不說算了。”云兒自然不信周樸的說辭,還當他是故意隱瞞,不過看他側過頭去,眼睛里隱隱閃著光芒,知道他最后的親人爺爺,在幾個月前離世了,就沒有再繼續追問。

車廂里沉默了下來,氣氛顯得十分凝重,歡快節奏的DJ音樂響起,周樸低頭一看,云兒打開了車載音樂,強烈的節奏讓車廂歡快了許多。

“放這么大聲會影響開車的!”周樸把手從云兒肚子上移開,打算調小音量,卻把空調給打開了,慌亂地關了空調,又把內循環給打開了。

關了內循環又不小心打開了收音機。

“是這個啦!”看他手忙腳亂的樣子,云兒看不下去了,拍掉他的手,主動調小了音量。

果然他的手一移開,肚子就會明顯難受許多。見他遲遲沒有把手放回來,而是開始摸著那些按鈕研究了起來,似乎把幫她揉肚子的事情給忘了。

云兒吐出一口氣,直接抓著他的手按回了肚子。給了他一個白眼,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周樸微微一愣,不置可否的聳聳肩,繼續若無其事地開車,看起來兩人的關系似乎進了一步。

“我明天晚上可能會晚點回來!”周樸覺得自己該向她坦誠一些,不然感覺自己真的像是在出軌。

“你每天都挺晚的啊!”云兒感覺肚子暖暖的,不痛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每月都要疼幾天,這種日子實在是不爽,隨口應道,突然女人的直覺提醒她似乎對方話里有話,“明天有什么事?”

“幫一個朋友的忙!”

“女的?”

“她是個警官,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幫什么,應該不會太晚回來吧!”周樸沒料到女人第六感那么強,一下子就猜到了關鍵。心里莫名有些心虛,像是被抓住了小尾巴。

“嗯?女警?中午的時候,是不是和她在一起?”云兒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恩。”周樸更加心虛,心跳都不由得快了起來,對女人的直覺有了新的認識,甚至懷疑對方也有讀心的異能。

“那女警漂亮吧!”

“還行!”

“那就是很漂亮了!”

“恩,但沒你漂亮!”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強烈的求生欲讓他忙加了一句,當然這不是撒謊而是實話。

“哼,見到警花走不動道了吧,什么事情都答應了?”

“…….”

“去哪里?酒店?旅館?”

“還不知道,不是,她沒說去哪里,不是,不是,不會去那里地方,我是說我們沒什么關系,他應該找我幫忙辦案。”周樸說得都結巴了。

“你又不是警察,一個送外賣的能幫什么忙?回了吧!”

“可是,可是

“楊涵,我看那包里好像是....是燒給死人的房子。”林老聲音有些發顫。

我點點頭,坑才一米多深,下面情況上面看得一清二楚。

“林老,您今年貴庚?”

“虛歲六十五。”

“1957年4月16日9時生人。”

林老微微一笑:“果然是陰陽道的高手,連我的出生時辰都算出來了。”

一旁的林瑤更是瞪大了眼睛,張著大嘴看著我,眼神中多了一絲崇拜。

我誠實地搖搖頭:“并不是我算出來的,我現在還沒那本事,咱們進屋說吧。”

“切!”林瑤冷哼一聲,先轉身走了。

林老一臉無奈地看著我,拍了拍我肩膀:“年輕人很誠實,我很欣賞。”

回到林老的書房,我把黑色布包打開,等林老看清楚紙扎的別墅后,眼中閃爍著無法遏止的怒火,我掏出里面的紙條和那綹頭發遞給林老。

“這紙上是您的生辰八字,這綹頭發應該是昨晚母煞的,兩者一起放在按比例縮小的紙扎別墅內,就起到了媒介的作用,她認為是您毀了她們陰宅,蓋起現在的房子,她們母子才會流離失所,不把你們都害死,是不會罷休的。”

“啪!”一聲!林老的右手重重地拍在了書桌上,胸脯劇烈地起伏。

“小軍!”

“在。”推門進來的小軍答應了一聲。

林老的眼里射出兩道寒光,咆哮道:“把趙偉給我丟到遼河里,現在就去!”

“是!林老。”小軍立刻轉身走了出去。

林老癱坐在椅子上,緊握的雙手微微顫抖著,額頭的青筋突顯出來。

本來我是想上前制止的,畢竟那是一條人命,況且這個趙老板并不是主謀,但想到我將要面對的后果,去特么滴,小爺現在都自身難保,說到底還不是這個趙老板害的。

林瑤也被嚇的夠嗆,趕緊上前給他爺倒了杯水,遞了過去。

林老擺擺手:“楊涵,謝謝你!我想靜靜,瑤瑤你帶他們先出去。”

老爺子現在是盛怒之下,我和二柱子也只好退出書房。

“這次真的感謝你倆,之前是我不對!”林瑤終于誠心實意的向我倆道歉了。

對于我來說,這已經不重要了!

“林小姐,我倆要回酒店,朋友可能已經到了,看不到我倆不太好,請轉告你爺爺,楊涵、二柱子感謝他的款待,等事辦完了,一定來看他老人家。”我一直擔心留線索的那個“老爺”,會再次給我信息,所以急于趕回酒店。

之前二柱子問過我,林老會不會是那個給我留線索的人,我很明確的告訴他不是,一個手下能力拼鬼和尚的人,還在乎子母雙煞。

“好,我安排人送你們。”

說完林瑤喊了一位保鏢打扮的男人,讓他開車送我們回酒店。

“楊涵!”

我已經踏進車內的腳又退了出來,轉身看著林瑤:“林小姐,還有事?”

“把你手機號告訴我。”

“137********”

“再見!”林瑤沖我揮揮手。

她真好看!

返回酒店房間,打開門走了進去,果然茶幾上放著一張紙條,我拿起來看了看,遞給二柱子:“是他。”

二柱子盯著我,有些不解。

我一笑,把之前黑衣人留給我的紙條遞給二柱子:“筆體一樣。”

“明天上午十點,酒店對面。”二柱子念完紙條寫的內容,然后抬頭看著我:“就這么點信息,讓我們去酒店對面干啥?”

“說的已經十分直白了,他們了解我們的一舉一動,我們明天上午十點到酒店對面就可以,一定會有人聯系我們的。”

“靠,太特么刺激了,搞得跟特務接頭似的。”二柱子一臉興奮。

我慢慢地站了起來,一步一步走到房間門口,盡量讓自己不發出聲音,手上拉住門把手,用力一拉,門開了,保潔阿姨正在打掃衛生。

我倚著門,看著背對著我打掃地面的保潔阿姨笑了笑:“阿姨,能幫我打掃一下房間嗎?”

保潔阿姨轉過身來點點頭,拿著掃把和簸箕走進房間。

“咣!”一聲,關門的聲音讓保潔阿姨身體一顫,但很快就鎮定下來,開始打掃著地面,我抱著膀,面帶微笑地看著她的背影,二柱子看著我的表情,瞬間就明白了,他馬上站起身來,冷冷地注視著保潔阿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叫你亲爹也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剑诛天

燕西风

一剑诛天

乱七八蕉

一剑诛天

夜颖辰

一剑诛天

书狂人

一剑诛天

大茶碗

一剑诛天

苏无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