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徐凤年在》。

(一)小马虽然是丁喜的好兄弟、好朋友,脾气却不象丁喜熊倜见他老者白发如霜,面色却异常红润,行走在古柏苍松之中

“你就這么放心我一個人去?”他很是困惑,張小河從來沒有這么信任他,或者是現在這已經不是在信任的范圍內,而是放任。

“去吧,我相信你。”某人笑了笑說道。

“哦。”他覺得張小河或許是認為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其實他內心里還是很高興的。

畢竟能夠被人徹底信任實際上不是一件容易事。

但是有些話他還是想要說。

“你不怕我被人賣了?這人生地不熟的。”他說的是心里話,要是一個不小心被人賣了怎么辦,他一個小可憐,還真就找不回家。

某人略微感覺到有一點棘手,但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你不把別人賣了就可以了,我相信你的實力。”張小河是十分肯定的說的。

他仔細再想了想,發現好像沒什么可以說的了,于是說背起行囊準備上路。

張小河看著溯流越來越遠的身影,忽然內心有一種盛烈的喜悅感,溯流是他一步步看著慢慢長大的,眼下已經能一個人獨當一面,他是真的很高興。

然而就在他要走沒影的時候忽然又折回來,然后一臉無奈地回到了他面前。

“干啥呢?咋還不走?”張小河因為他是產生了一點點害怕,畢竟一個人出遠門,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被人賣了怎么辦。

其實嘛這些溯流是一點也不怕的,他從剛才就一直在詢問,詢問啥呢,詢問張小河他要找的人都在哪里。

這老東西,跟他提示了半天,都是些敷衍回答,原本以為他會追上來,結果就看著他這么走了。

“你還沒有告訴我要去哪里。”溯流說著,卻是垮著一張臉的。

哪有派人出去執行任務,還不告訴他去哪里的,這人也真是粗心。

張小河這才想起了,不過他也有些疑惑,說道:“我不是告訴你了嗎?”

“哪呢?”溯流仍然是一無所知,就連抬腳要去哪里都不知道。

“我跟跟不是恨你說了嘛,等到了地方其他寵獸會感應你的。”張小河說道。

溯流更加無語。

“所以我該走到哪里,也就是說我現在要去什么地方。”他只是想要一個確切的地點而已。

就算不告訴他到底是在哪里,讓他自己尋路問路都可以,總之需要一個目的地,不然就像一個瞎耗子一樣亂轉。

“哦。”張小河是明白過來了,他點頭說道:“其實你在哪里都一樣,反正其他寵獸會帶著人來找你。”

“然后你只要跟著大部隊走進就可以,這次你的主要任務就是去監工督戰,別的都不需要你去做。”

張小河好以為這孩子很想出去走一走,話都沒說幾句,就收拾好東西,既然如此他就打算讓他隨便走走的。

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的把任務放在心上,不愧是他培養出的人才啊。

一聽完張小河的話語,溯流也完全明白,合著他壓根就不用動,人會自己來找他,然后在跟著一起走一趟就好了。

他當即回到房間把背包放下,聽說要外出,他還專門用張小河這段時間換來的一些零錢,買了一個包包呢。

合著他啥也不用干,看著就好了。

看著溯流的背影,張小河總覺得他有些失望,心想著是不是要給他加一點任務,畢竟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張小河確實也不是很清楚。

但最終想了想還是算了,想要什么溯流是會跟他講的,雖然大多數時候不會,但是一些關鍵的一點也不含糊。

張小河放心地點頭,然后背上了溯流買的新包包,上了北山。

最近他一直在做北山的規劃,這么多人總需要一些住的地方,張小河不決定大肆修建。

而是選擇把古宅建好就可以了,其他人讓他們自己在城里找住的地方,到了需要的時候每周固定開個會集個合啥的就好了。

就在他要出門的時候,小命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肩膀上,張小河伸手抓住她,然后把她放到地上,哪知她又跳到了張小河的肩膀上。

某人這會就有些疑惑的,其實小命一直是對北山沒有多少興趣的,小命覺得荒山野嶺哪有城市好玩。

經常就一個樹根子,在城中亂竄,有時候被人發現就像過街老鼠一樣,躲到小巷子中。

但即便是這樣也阻擋不住她對城市燈火的熱愛,至于張小河是這么知道的,那是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有派寵獸跟著她。

一方面失去保護防止被其他卡牌師抓住,另一方面也是去看一看她想去干嘛,警惕她做壞事。

而小命現在像一個牛皮糖一樣,粘著他,她應該知道張小河要去哪里的吧,畢竟這幾天都是回來看看然后又去北山。

“干哈呀?”張小河疑惑地問道。

“本大王聽說你在建山寨,我去觀摩觀摩。”小命一副神氣昂揚地說道。

好家伙原來是為了這事,張小河笑了笑,抓住她把她抱在臂彎中,然后開始走向北山,小命舒舒服服地躺在他的臂彎中。

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跟張小河親密接觸了,小命覺得自己的訓爹之法可能要失效了,這么久不接觸,張小河一定會冷淡她的。

這也是她跟著張小河的一個原因。

實際上這段時間,張小河忙起來,卻是也沒有多關注小命,一時想著有小雪天天陪著打鬧,二是想著她總要長大,不可能天天抱著她。

也就放下了,但是小命顯然不是這么想的。

對了,多說一句,現在小雪的戰斗力已經提升到了三級,好家伙,五級都未必打得過他,也不知道那小子是吃什么長大的。

一下子就那么厲害,輕松就戰勝了小命,自從在確定了小雪的絕對實力之后,他們兩人也不再天天決斗,而是是不是一起出去玩。

到河里抓螃蟹什么的,一起到城市里玩之類的,總之也算是自在。

張小河曾一度認為小命有了玩伴就不需要他了呢。

一路漫步來到北山,張小河跟當初在生命島一樣,會仔細巡視一圈北山上的情況。

一方面看一看山中異獸的情況,另一方面看一看地形。

張小河總是覺得要是有一天,他們被逼到無路可退,這北山或許就是最后防線。

不過,仔細一琢磨,其實這個想法跟不了立不住根腳,你想有城市在,有軍隊在,進化神教再厲害,也不可能完全消滅一個城市。

真靜先生這個人間真神是吃白飯的。

想要讓現在的人類吃大虧,做夢吧。

張小河微微點頭,一邊思索著各種情況,一邊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走著走著,他就來到了一個山洞,這是一個現鑿的大山洞,不是每一座山都有山洞的,這個山顯然沒有。

張小河專門鑿出一個大洞,為的就是當臨時基地儲存卡牌,另一方面也是張經惟的修煉之地。

他現在正在修習張小河給他的新修煉法,并且在制作遠古戰靈卡牌。

張小河決定把遠古戰靈這種既能夠有穩定戰力,又能夠創造奇跡的寵獸,作為他們的一個標志性卡牌。

為了防止遠古戰靈卡牌泄露,張小河還動了一些手腳,專門做了一個防復制措施。

只要別人一查看具體的制作方法,就會自動銷毀。

這張卡畢竟是他花了大價錢換回來的,必然不會隨便給別人。

現在只有張經惟一個人在修習這張卡牌,等其他人回來,張小河會把遠古戰靈,作為他們完成任務的獎勵,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激勵。

畢竟不能讓人白干事,跟現在的他們扯感情,那就是荒謬至極,人家不恨他就好。

強制留下他們,還要人家人也跟著一起被他監視,要是張小河早就第一個造反,雖然為了家人他大概率也不會造反,但總之不可能一下子就跟那個脅迫他的人相處好,有也是表面現象。

張小河一邊想著一些事理,一邊走著。

忽然他又想到了自己那傳說十二連,哎呦老實說他是很后悔的

那十二擊打出來,戰力都超過了十級,這應該是這可星球上的寵獸,第一個打出如此厲害的攻擊的。

那幾率小得基本上不可能是實現,可以說是一種奇跡,可這一種奇跡被他用來打墻了。

要是用在關鍵時刻那該多好啊,雖然從概率上來說,打出了這一級前無古人的十二連擊,雖說不會影響他下一次打出連擊的幾率。

但張小河總覺得自己這一輩子或許就這么一次十二連擊,這就是浪費了一個大東西啊。

現在懊悔其實已經沒有什么作用,但是張小河就是很懊悔,有些時候很多東西來得都不是很合時宜,果然實打實的實力才是好事。

想到這里,他微微點頭,轉眼間已經進入到山洞里面。

張小河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了在山洞內安靜修煉的張經惟,張小河悄悄到來,沒有驚動他。

在看了一會之后,就離開了山洞,徑直走向就在周邊的古宅。

幾步路的功夫,張小河就來到了古宅飛虛胖旁邊。

可以看到許多建筑殘骸,在大雨的沖刷之下,已經跟泥土融為一體,看上去像是荒廢了很久一樣。

唯一看上去不一樣的,就是原本古宅的地板,還是一樣的古老,還是跟以前一樣院中長草。

張小河來到原本的古宅院中,然后到了一堆廢墟面前。

往廢墟中一看,看到了一個干草窩,里面還躺著一條蛇蛇。

這小蛇蛇可喜歡睡覺了,雖然不是冬天,但這家伙很能睡,幾乎是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

一看到蛇蛇,小命當即神氣起來,老實說上次被蛇蛇嚇到,他是不服氣的。

這會更是直接跳到了蛇蛇身上,對

出自古荒宗的老者,轰然变色后,又失声惊叫。

那一缕,从他体内飞射出去的气血,在虞渊的玄门小天地,见到了由“巨兽精珀”铸造出来的血祭坛。

他的气血,如一只眼睛,盯着血玉般璀璨的祭坛,一闪一闪的。

呼!

坐落在气血小天地正中央,悬空漂浮着的血祭坛,骤然向其气血之眼而去。

光头老者人在石洞内,脸色一沉,轻哼一声:“果然是那该死的鬼东西!”

咻!

属于他的一缕气血,瞬间遁离出去!不等虞渊反应过来,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北冥玄幸运地找到一位天才的计算机专家,代替了心力交瘁再无法胜任工作的袁月瑶博士。专家叫方清玉,也是一位美丽的少妇,据尚成喜博士说,除了脸庞什么地方都像袁博士。科技攻关很快取得了进展,以现代科技为主控核說道:“我同器宗的胡玥是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在胡玥口中得知你的。前些時候,是胡玥向我說起了你的事情,這才想起來的話,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在月盞蒼原秘境中,那個時候還是匆匆忙忙的,我倒是沒有來得及同你說幾句。”

??在月......

段玉道;哦?华华凤正色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想”狄青麟忽然笑了。“这里?他怎么会是你的邻居?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徐凤年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最得意

黑夜不寂寞

人间最得意

沙冥

人间最得意

凰小悦

人间最得意

海宴

人间最得意

潇小啸

人间最得意

花开缓缓归